中外乒乓球差距明显 后备力量是中国强势根源

31年前,13岁的比利时人塞弗在代代木体育馆完成了他的世乒赛首秀,今时今日,44岁的他连续第23次出现在世乒赛上,还是在代代木体育馆。比利时选手倪夏莲31年前也在代代木第一次参加世乒赛,不过那时她是中国队的一员,拿回了女团和混双两项冠军,而昨天站在球台对面与她较量的法国姑娘们,比她的儿子年龄还要小。

当然,属于中国乒乓球运动员的传奇经历很可能是另外一种演绎方式:1983年的代代木体育馆,蔡振华第二次出现在世乒赛赛场上,当2014年他再次来到代代木体育馆的时候,他的身份已经是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副局长。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中国乒乓球队,这就是现实。不过与世乒赛的缘分长也好,短也罢,总要有新人开启属于他们的历程。在2014年的代代木体育馆里,17岁的樊振东、19岁的朱雨玲和20岁的陈梦第一次走上了世乒赛的场地,昨天,他们三个人同一天亮相,完成了世乒赛的首秀。

早在中国队28日于代代木取得开门红的那一晚,由于李晓霞被对手逼入决胜局,本报记者曾问李晓霞的山东队小师妹陈梦,“能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吗?”“能!因为这是第一天比赛,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入比赛场地。”她说,“不过要是当时换我上去打,我也一定会全力以赴,不管对手是谁,还是会全力去拼对手的。”同样的问题提给朱雨玲,她说:“我想,李晓霞的第一场球打成这样也非常正常,对手也不赖,而且刚开始不可能特别顺,遇到这种球其实是好事儿。”对于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派上场打比赛,陈梦说:“能够上场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打好!”朱雨玲说:“我每一场都作好了上场的准备。”

上场的机会很快就来了,昨天中国女队一天两场球,上午轮到了朱雨玲,晚上轮到了陈梦,两个人的对手都是对方的一号球员,还都是左手,但两位小将打得都不错。“既紧张又兴奋!场上和场下还是不太一样!场上要更紧张一些。”陈梦说。“那么,有没有想过自己这次在场上的每一分钟的表现,都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未来在国家队的前途呢?”两位小将的回答大同小异,朱雨玲很脆地说:“肯定没想,否则我在场上绝对打不成这样!”

与两位姑娘的首秀不同,樊振东的第一次亮相虽然刷新了总教练刘国梁保持的中国男乒团体赛最年轻登场纪录:1993年的瑞典哥德堡,刘国梁当时17岁4个月,而今樊振东只有17岁3个月,但他的首秀却差点儿翻船。与女队的两位新人一样,樊振东的对手也是对方的1号——波兰队的丹尼尔·格拉克。国乒总教练刘国梁说:“为什么我们让他对阵对手的1号,就是为了有挑战性。”可樊振东上来就连续以9比11和6比11丢掉两局,随后才连赢三局取得胜利。“感觉还是慌。自己打得着急。上场之后心里慌,没底气。前两局打得磕磕巴巴的。”樊振东赛后说,“自己很想投入,却不知道怎么投入,感觉有点发蒙。”但刘国梁却觉得没什么,他说:“樊振东上场后有点保守,不过0比2的压力下,他能扳回来,应该说还是经历了锻炼的。”

其实,正如陈梦和朱雨玲没想过今时今日场上的表现,与未来自己的前途息息相关一样,如今在总教练岗位上的刘国梁和女队主帅岗位上的孔令辉,作为年轻教练员,思想上也与他们当运动员时的教练员思路不同,注重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和更宽松的空间,“世界比赛能赢下来就可以。”孔令辉昨天这样描述自己对年轻人的要求,他说,“5个人中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在比赛中赢下来,不管3比2、3比1和3比0,都可以!”当然,给年轻人成长的空间,并不意味着做事不谨慎,孔令辉还说:“两个年轻运动员,第一次打,我心里还不是很踏实,还是有一些担忧,所以让她们冲一号位的时候,还是让老队员刘诗雯在3号位守一下。”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