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排球的未必全都是高人 至少垫球人人都会

三大球中,足球、篮球的群众基础不消多说,但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排球绝对是“高人”玩的项目——自己可玩不了扣球、拦网……故此爱看排球的人多,而在日常生活里把排球当做健身项目的群众就不那么广泛。

不过在我们这座城市里,除了中老年人参与较多的气排球运动之外,还有不少痴迷于硬排球项目的玩家。上周日,记者在宁波工程学院西校区的体育馆里就见识了一群钟爱排球的业余选手——他们来自ALA排球俱乐部,队名就取自宁波方言“阿拉”。“我们并不是以身高和打球水平来选人的,只要喜欢这个项目,能够融入这个集体,就可以一起来玩,至少发球、垫球人人都会的吧,中学体育课都学过呀……”该队队长“大郎”说。

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个团队里的资深队员说到打球经历时都大体相似:当年在学校进入过排球队,工作以后好不容易“找到了组织”。队员“包包”说:“以前我在十五中读书的时候打过排球。从部队转业后我踢过足球,打过篮球,那时候以为要找一群人打排球是很难的事情,想不到机缘巧合最终还找到‘组织’了,所以又回到了自己更感兴趣的排球场。”

说起组队的历史,还与当年中国女排落户北仑有关。“也就是女排来北仑的时候,我们宁波成立了一个五洲业余排球俱乐部,人员鼎盛时多达百余人。后来人太多了组织活动不太方便,也没有合适的场地让这么多人一同参与活动,所以从这支庞大的队伍里分流了一部分人出来另外组队,其中包括我们ALA队。”队员老周告诉记者,球队自2005年成立以来,一直遵循“快乐排球,快乐健身”的理念,以球会友,以球健身。

ALA队里现在有三四十人,其中包括十多名女将。每个周日下午,有空的队员都会前往宁波工程学院西校区体育馆参加“集训”。球队费用AA制,一年下来的球场租金、外出比赛费用和队服等费用平摊到每个人头上大约是600元。

与很多体育社团一样,ALA队队员之间也多以绰号相称,气氛轻松活跃。譬如一名本姓为俞的队员,由于球艺不凡,常有鱼跃救球之举,故而在大家嘴里“老俞”演变成了“老鱼”。“我们和戏曲票友是一个性质,纯粹是因为喜欢。到周日这个时间点了,就会想起这么些人、这个地方。”“老鱼”认为,最爽快的是两种感觉:成功地扣球或救球带来的成就感;放下日常性格上的“伪装”,自由畅快地发泄。

队长“大郎”说队友们都是性情相投的人,大家更享受的是撇开“功利”的交流过程。“队员有宁波人也有外地人,有老师、公务员也有企业老板和员工,有年入千百万的老板也有大学刚毕业的月光族,大家能够几年坚持不懈,就是因为把这里当做一个平台。说白了就是朋友通过以球会友的方式见见面,无论水平高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身体舒展情绪放松,所以是个享受运动的过程。”

球队里面,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专业的业余的选手都有。“平时周末活动,到场的人轮流上阵,只有备战省里或者市里的业余排球比赛,才会由基本功好一些的队员组成一个主力阵容强化训练一下。”“大郎”称,ALA队和华东地区很多队伍交流过,“长三角地区没有哪支队伍敢说百分之百能把我们拿下。”

那天,一对帅哥美女刚走进球场,“包包”就赶紧向记者推荐:“他们夫妻当年就是在排球场上私定终身的。”

“jacky”是“summer”的学长,中学和大学时期都是同一个学校,并且都是校队队员。不过牵手还是在工作以后,他们不约而同到网络论坛里去找喜欢排球的同道中人,去打听哪里有场地可以打球。“当年我们两个都是网络论坛里的活跃人物,经常一起牵头组织活动,后来就越走越近了啦。”美女“summer”大大方方透露:“他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个排球!这个球现在我还保存着。”她说其实球队里还有不少夫妻档,经常参加活动的就有五六对。

“jacky”认为,如果有更多的排球场地可以活动,宁波的排球氛围一定会更好。

另外一位美女“蓝月女神”是辽宁人,她说自己刚来宁波时人生地不熟的,全靠排球圈子交了很多朋友。中国女排落户北仑后的第一次赛事,她和朋友们拼车过去现场看球,结果只能从黄牛手中购买1000元/张的球票。

“蓝月女神”说现在中国女排的比赛不再一票难求了,但让她有点遗憾的是,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和中国女排近距离接触过。不过“蓝月女神”认为,喜欢一个项目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追星,而是去身体力行。

故此,每当有业余赛事的时候,“蓝月女神”和ALA队里其他女队员都会尽量克服工作、家务繁忙等种种困难,出现在赛场上。“我们即使周末没空去体育馆练球,也会跑跑步、跳跳绳锻炼锻炼身体,不然的话体力跟不上,到比赛时想上场就困难喽!”

三大球中,足球、篮球的群众基础不消多说,但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排球绝对是“高人”玩的项目——自己可玩不了扣球、拦网……故此爱看排球的人多,而在日常生活里把排球当做健身项目的群众就不那么广泛。

不过在我们这座城市里,除了中老年人参与较多的气排球运动之外,还有不少痴迷于硬排球项目的玩家。上周日,记者在宁波工程学院西校区的体育馆里就见识了一群钟爱排球的业余选手——他们来自ALA排球俱乐部,队名就取自宁波方言“阿拉”。“我们并不是以身高和打球水平来选人的,只要喜欢这个项目,能够融入这个集体,就可以一起来玩,至少发球、垫球人人都会的吧,中学体育课都学过呀……”该队队长“大郎”说。

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个团队里的资深队员说到打球经历时都大体相似:当年在学校进入过排球队,工作以后好不容易“找到了组织”。队员“包包”说:“以前我在十五中读书的时候打过排球。从部队转业后我踢过足球,打过篮球,那时候以为要找一群人打排球是很难的事情,想不到机缘巧合最终还找到‘组织’了,所以又回到了自己更感兴趣的排球场。”

说起组队的历史,还与当年中国女排落户北仑有关。“也就是女排来北仑的时候,我们宁波成立了一个五洲业余排球俱乐部,人员鼎盛时多达百余人。后来人太多了组织活动不太方便,也没有合适的场地让这么多人一同参与活动,所以从这支庞大的队伍里分流了一部分人出来另外组队,其中包括我们ALA队。”队员老周告诉记者,球队自2005年成立以来,一直遵循“快乐排球,快乐健身”的理念,以球会友,以球健身。

ALA队里现在有三四十人,其中包括十多名女将。每个周日下午,有空的队员都会前往宁波工程学院西校区体育馆参加“集训”。球队费用AA制,一年下来的球场租金、外出比赛费用和队服等费用平摊到每个人头上大约是600元。

与很多体育社团一样,ALA队队员之间也多以绰号相称,气氛轻松活跃。譬如一名本姓为俞的队员,由于球艺不凡,常有鱼跃救球之举,故而在大家嘴里“老俞”演变成了“老鱼”。“我们和戏曲票友是一个性质,纯粹是因为喜欢。到周日这个时间点了,就会想起这么些人、这个地方。”“老鱼”认为,最爽快的是两种感觉:成功地扣球或救球带来的成就感;放下日常性格上的“伪装”,自由畅快地发泄。

队长“大郎”说队友们都是性情相投的人,大家更享受的是撇开“功利”的交流过程。“队员有宁波人也有外地人,有老师、公务员也有企业老板和员工,有年入千百万的老板也有大学刚毕业的月光族,大家能够几年坚持不懈,就是因为把这里当做一个平台。说白了就是朋友通过以球会友的方式见见面,无论水平高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身体舒展情绪放松,所以是个享受运动的过程。”

球队里面,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专业的业余的选手都有。“平时周末活动,到场的人轮流上阵,只有备战省里或者市里的业余排球比赛,才会由基本功好一些的队员组成一个主力阵容强化训练一下。”“大郎”称,ALA队和华东地区很多队伍交流过,“长三角地区没有哪支队伍敢说百分之百能把我们拿下。”

那天,一对帅哥美女刚走进球场,“包包”就赶紧向记者推荐:“他们夫妻当年就是在排球场上私定终身的。”

“jacky”是“summer”的学长,中学和大学时期都是同一个学校,并且都是校队队员。不过牵手还是在工作以后,他们不约而同到网络论坛里去找喜欢排球的同道中人,去打听哪里有场地可以打球。“当年我们两个都是网络论坛里的活跃人物,经常一起牵头组织活动,后来就越走越近了啦。”美女“summer”大大方方透露:“他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个排球!这个球现在我还保存着。”她说其实球队里还有不少夫妻档,经常参加活动的就有五六对。

“jacky”认为,如果有更多的排球场地可以活动,宁波的排球氛围一定会更好。

另外一位美女“蓝月女神”是辽宁人,她说自己刚来宁波时人生地不熟的,全靠排球圈子交了很多朋友。中国女排落户北仑后的第一次赛事,她和朋友们拼车过去现场看球,结果只能从黄牛手中购买1000元/张的球票。

“蓝月女神”说现在中国女排的比赛不再一票难求了,但让她有点遗憾的是,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和中国女排近距离接触过。不过“蓝月女神”认为,喜欢一个项目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追星,而是去身体力行。

故此,每当有业余赛事的时候,“蓝月女神”和ALA队里其他女队员都会尽量克服工作、家务繁忙等种种困难,出现在赛场上。“我们即使周末没空去体育馆练球,也会跑跑步、跳跳绳锻炼锻炼身体,不然的话体力跟不上,到比赛时想上场就困难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